弓箭文化 — 《蒙古族婚礼歌》中包含的十种文化元素

2019-12-03 00:55189文章来源:本站作者:婚礼致辞

  
 

  弓箭文化

  额鲁特珊丹

  我们,让我们的生活中永远都伴有蒙古元素!

  :MGL__MANDA__TUGAI(←长按复制)

  成吉思汗的三弟别力古台曾说:“在活着的时候,就让敌人把自己的箭筒夺去,活着还有什么用!”

  蒙古人,生为男子,就是死了,也要让箭筒、弯弓和自己的骨头躺在一起!

  他们都是神射手——

  发矢能击中太空之鹰,

  黑夜抛矛,能抛出海底之鱼,

  他们视战斗之日为新婚之夜,

  把枪尖,看成是美女的亲吻。

  ……

  波斯诗人的赞美,足以昭示蒙古弓箭手的勇悍与力量,以及一个民族特有的阳刚之气。

  射箭比赛,是草原儿女施展臂力与智慧的场所。比赛时,射手步呈八字,重力在下,将弯弓拉成满月,以穿石之力瞄准靶心,举弓放射。蒙古族射箭比赛有25步、50步、100步之分。比赛规则为三轮九箭,每轮只射三支箭,以靶环中心为基准,确定名次。射箭比赛一般分为三种,即立射、骑射和远射。

  立射时,步呈八字重力在下,将弯弓拉成满月,以穿石之力瞄准靶心。

  骑射时,疾如飙风劲如山压,如磐石压在马背,以坐马之势左顾右射。

  远射时,举弓搭箭一马三射,如重铅坐立鞍上,以马背当床稳射弓矢。

  成吉思汗时期的近卫箭筒土,要具备五种条件:

  一、双臂异常有力,能够拉开七石弓的人。

  二、具有“镫里藏身”、“海底捞月”的人。

  三、拥有猎狗一般的习性,一生忠于主人。

  四、征战时,如猛虎下山,勇敢无畏的人。

  这些蒙古箭筒士,都是双弓、双刀配双骑。

  “镫里藏身”时,马背上看不到一个人,单腿踏镫,把身子藏在马肚子下,人人都有防箭的好功法。“海底捞月”是箭筒士在征战中动用的马背技巧。在进行“海底捞月”之前,骑手必须加快战马的奔跑速度,等到马肚子铺地的时候,骑手伸手可取地上的物件,是掠夺敌方弓箭、刀枪的特功法。

  蒙古人,用箭速表达马背男儿敏捷、果断的秉性,以“弓马英姿”来形容勇士的威仪,用“飞箭”来阐明战马疾奔的速度。

  在蒙古族婚礼仪式中,新郎佩带弓箭,不仅显示着男儿的英气和豪气,也涵盖着避邪、禳灾的含意。

  佩戴在新郎身上的箭——避邪禳灾

  弓箭——

  是力量的象征,雄性的表达。

  是权力的象征,男子的荣耀。

  《蒙古秘史》记载:“豁儿臣”享有成吉思汗给予的特权:“地位高于那颜(长官),未经大汗的允许,长官不得随意惩罚护卫。长官若用柳条、拳头惩罚护卫,护卫有权有柳条、拳头回敬长者。”

  成吉思汗的仲弟哈布图·哈萨尔是威震八方的神箭手,加之足智多谋,被其兄委以重任,其后裔也都善射。辅佐成吉思汗开创祖业的“四骏”之一木华黎也是一个“猿臂善射挽弓三石之”的神箭手,因而得到圣主的宠爱。

  成吉思汗时期的“豁儿臣”,就是今天的科尔沁一词,其意为“佩带弓箭的人”。这一千名“豁儿臣”是成吉思汗的贴身护卫,担当着守卫大汗宫帐的警卫重任。

  马背上的蒙古勇士,以牙肉充饥,以流涎解渴,以蓝天为被,以马背当床,把弓箭当成日夜相随的伴侣。在特定的年代里,这种崇武的意识,已经成为全体蒙古人的普遍意识。例如:《蒙古族婚礼歌》套曲第二十四首《祝箭歌》:

  男方祝词家:

  孔雀翎做成的箭羽,

  檀香木做成的箭杆。

  白金闪光的箭头哟,

  法字印绶铸在箭端。

  罕山的藤条当弓背,

  麒麟的筋条做弓弦。

  神力无边的弓箭哟,

  能射穿十二层云天,

  把鬼蜮阴云齐冲散。

  这支箭哟,

  法度无边,

  能驱散萎靡的面容,

  能驱赶进犯的豺狼,

  能消灭侵略的敌人。

  ……

  蒙古族婚礼祝词家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他们的随应性、机智性。任何一件物品,到了祝词家的手中,都有可以发生瞬息间的改变,会根据仪式中的情境,使每一首祝赞词,都能够与婚礼情境相吻合,从有限走向无限。

  弓箭,是特定时期的防身之物,是蒙古男子每天携带的武器之一。在迎亲仪式上,祝词家左手拿着一支短箭,右手托着银盏,咏诵《祝箭歌》。最后,将短箭插入新郎的箭壶:

  这支箭哟,

  不可轻视,

  能护卫旺盛的畜群。

  这支箭呀,

  能保佑草原的安宁。

  把这一支神奇的箭,

  插在你的箭壶里吧,

  新郎的婚事,

  一定会是百帆风顺。

  请把这支祖传的箭,

  佩带在你的身上吧,

  围绕在身边的邪云,

  就会变成吉祥的云。

  ……

  短箭,插入新郎的箭壶,传达着深深的祈愿。

  这首《祝箭歌》,是迎亲马队在敖包前下马时,女方祝词家献给新郎的祝赞词。迎亲仪式,在敖包前举行,男女双方请来的民间祝词家,为新郎献歌,从《赞马歌》唱到《盛装赞》,从《祝箭歌》唱到《箭巾赞》,使整个婚礼充满浓郁的蒙古文化气息,呈现出蒙古新郎与骏马、弓箭、盛装为一体的英豪之气,同时,也在群体普遍意识的基础上,赋予弓箭新的内涵和全新的释解。

  蒙古人以一箭之遥测量着草原的距离

  “苏木”,是蒙古语“箭”之意,同时,也是“乡”的代称。

  元代蒙古人,不以公里计算草原的距离,而是以“一箭之遥”丈量着马蹄下的草原,故尔,“箭”才成为“乡”的代称。

  《蒙古族婚礼歌》套曲第二十五首《箭巾歌》,是女方祝词家献给新郎的歌,这首歌,就表明了郭尔罗斯蒙古人“以箭代乡”的乡土习惯。

  女方祝词家:

  蓝色的箭巾,

  就是苏木巾,

  苏木呀,就是乡土的名称。

  虎豹般的腰身,佩着箭巾,

  就把郭尔罗斯乡土的习惯,

  日日夜夜带在自己的唇边。

  蓝色的箭巾,

  就是苏木巾,

  宽广的草原上,没有里数,

  一箭之遥哟,

  才是蒙古人眼睛里的距离。

  ……

  新郎与新娘的亲人相见之后,牵着自己的骏马,围着蒙古包绕行三圈。新娘的嫂子跟随在新郎的身后,手中挥舞着一支红绸,用红绸不停地抽打着骏马的四肢。

  这是蒙古族婚礼中的一项特殊仪式,其意为:嫂子与小姑子之间亲密无间,因心中留恋,不愿意让新郎将小姑子娶走。仪式结束后,新郎返回毡包,举行佩戴箭巾的仪式。

  女方祝词家:

  佩戴着箭巾,

  就是常念着,父老的嘱托,

  夜行之路,目光中有灯塔,

  昏暗之时,胸膛里有信念。

  蓝色的箭巾,

  金色的绣边,

  佩戴着箭巾,

  焦虑的时候,心中有所倚,

  迷茫时,喷射着智慧的泉。

  ……

  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仑,是“蒙古三贤圣母”之首。

  成吉思汗九岁丧父,失去家业,一直在母亲诃额仑的带领下,过着夏采野果、冬季狩猎的生活。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磨灭诃额仑哈吞(皇后)重振家业的信念。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她以传统游牧文化中的荣辱观念、超人的智慧,用诗一般的语言为孩子们讲述《五箭训子》,以“五箭难折,一箭易断”这样一个简单易通的说教方式,让幼年的孩子们懂得“五人不团结,不如一孤鸿”的道理,从而培养孩子们的团结意识。

  当孩子们学会了像日月永不相撞,诃额仑又以祖先留给后人的精炼语言,培养少年铁木真勇敢顽强的斗争精神,忍辱负重、坚韧刚烈的文化素质,才在一个很短的过程中,培养了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建立蒙古大汗国的决心与意志。

  马背民族,有马背民族的独特习性。

  在郭尔罗斯草原上,蒙古人家若有男婴降生,为了表达命脉的延续,产妇的门前也会挂上一把系着红绸的弓箭。男子成亲日,以弓箭相赠,是科尔沁、郭尔罗斯蒙古人沿袭已久的习俗。

  弓箭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哈布图·哈萨尔

  在蒙古史籍中,弓箭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当属成吉思汗的仲弟哈布图·哈萨尔大王。也速该巴特尔与诃额仑夫人共同养育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分别是:长子铁木真、次子哈萨尔、三子合赤温、四子帖木格、女儿帖木仑。

  1202年(金章宗泰和二年),哈萨尔受成吉思汗之命,率弘吉剌惕等部出征豁罗刺思(郭尔罗斯)部,豁罗刺思部纳仁汗率领20万大军迎战于克里叶库·卜克尔山口(今齐齐哈尔一带)。哈萨尔大获全胜,生擒纳仁汗,豁罗剌思部从此全部归顺蒙古。

  拉施特《史集》记载:“他(哈萨尔)的肩与胸很宽,而腰很细,故他侧卧时,能让一条狗从他的肋下穿过。他力气很大,能用双手抓住一个人,将他像支箭般地折成两截,将他的脊椎骨折断。他大部分时间与其兄成吉思汗齐心协力”共谋大业。

  《蒙古秘史》以传奇的手法、史诗的风格,这样描述哈萨尔:

  英雄的哈萨尔,

  身高足有三庹,

  外套三层铠甲,

  每餐,能吃一头三岁的小牛,

  能够拽动呀三头强壮的犍牛!

  他呀——

  把佩戴弓箭的勇士整个吞下,

  也不会堵塞他的喉咙;

  把身强体壮的男子整个咽下,

  不能填饱他气吞山河的肚囊。

  发怒之时,

  手拽弯弓,

  射出去的叉箭,重山挡不住,

  把二十个敌人,一起来射穿。

  征战之时,

  手扯引弓,

  射出去的飞箭,把旷野穿越,

  把一排敌人,都贯穿在箭上。

  ……

  哈萨尔拥有善射者的美誉,在万千勇士之中,始终闪烁着迥然的威武之光。哈萨尔大拽弓放箭,能射九百步,小拽弓放箭,能射五百步。这种“箭气之美”,也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蒙古人,例如:《蒙古族婚礼歌》套曲第六十五首《摔跤歌》。

  摔跤时,

  像出山猛虎一样的,

  是我挑选的情人哟。

  赛马时,

  像野鹿一样敏捷的,

  是我挑选的情人哟。

  拉弓时,

  像满弦之月一样的,

  是我挑选的情人哟,

  性情哟,

  像燕子一样善良的,

  也是我挑选的情人。

  ……

  这首歌,是祝词家献给未婚男子的歌。

  四段歌词,表达了蒙古女子在选择情人时的四种审美情趣,即“人与力量”、“人与骏马”、“人与弓箭”、“人与道德”互为一体的心理需求。

  哈萨尔是郭尔罗蒙古人的骄傲,他的夫人阿勒坦就是豁罗剌思(即郭尔罗斯)人。

  哈萨尔与阿勒坦夫人,生下长子也苦、二子也松格(或记作移相哥)、三子脱忽、四子巴忽克塔儿、五子哈剌儿珠。

  也松哥也是一个具有“箭气之美”的强弓手。

  1818年(清嘉庆二十三年),在今俄罗斯境内,俄罗斯考古队发现一座蒙古汗国时期的古城址,也称也松格(即移相哥)宫殿。在附近的溪谷中,发现一座回鹘蒙古文(即畏兀儿蒙古文)石碑。此碑无题识,不著年月。从内容推断,当建于成吉思汗纪元二十年(1225)。此碑发现后,在移至尼布楚时已毁为两面。1832年转送彼德堡,现存圣彼德堡博物馆。此碑是为了纪念哈萨尔次子也松格的弓箭技能而遵照成吉思汗圣旨刻制的。因为,此碑文以“成吉思汗”名字为首,学术界都称之为“成吉思汗石”,其实应为“也松格碑”。

  1219年(成吉思汗纪元四年),也松格随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等亚欧地区,于成纪十九年(1224)年底凯旋班师。当大军行至额尔齐斯之源头时,成吉思汗“降旨设置大金帐,举行大聚会及大宴”(引自《史集》)。并在聚会期间举行了一次盛大“那达慕”,以此庆祝胜利。在射箭比赛中,也松格箭中335步处。为了纪念这种罕见的射程,成吉思汗降旨立石碑,以示纪念。

  泰和三年(1203),合兰真沙坨之役,成吉思汗仓促不备,寡不敌众,被王汗打败,“尽失辎重、粮食,部落离散”。仅率札八儿·火者等十九骑逃至哈拉哈河上游。在最危难关头,哈萨尔不顾夫人阿勒坦及长子也苦、次子也松哥被王汗大军所俘,独携三子脱忽和几个伴当、东行援救其兄。一直寻到巴儿渚惕海子,终于与其兄会合。

  此后,哈萨尔与其兄按原定计划,于客鲁涟河(克鲁伦)南伏重兵以待,擒亦秃儿坚归还哈萨尔处。从中得知王汗的虚实后,率兵日夜兼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王汗、桑昆父子包围在折额温都儿山隘口(今蒙古乌兰巴托东南)。双方厮打三昼夜,王汗战败逃至漠北的捏坤水,为乃蛮人擒杀,其子桑昆辗转到曲先(今新疆库车)时,被杀。至此,蒙古人的劲敌、最强大的克烈部被彻底粉碎,在这场战争中,哈萨尔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郭尔罗斯草原,流传着一句谚语:

  哈萨尔王的弓。

  陶克陶胡的箭。

  一代神弓哈萨尔大王,性情虎豹般勇猛,两脚精钢般结实,双臂坚凿一般强硬。

  无论是郭尔罗斯成吉思汗召内的哈萨尔塑像,还是座落在查干淖尔湖畔的陶克陶胡雕像,表达的都是对于“箭气之美”的崇高赞美。

  男儿佩戴弓箭出征,女儿佩戴镯环出嫁

  在郭尔罗斯西部的查干花草原上,解放前还保留着这样的娶亲习俗:娶亲时,新郎要挎佩刀、弓箭。迎亲马队到达到女方家,新郎把佩刀、弓箭摘下来,放在新娘家的马窗西面。走时再挎上,新郎娶亲归来后,把佩刀、弓前放在自家的马窗西侧,三天内不许动。三天之后,新娘子将佩刀、弓箭收起来,保存一辈子,把它看作是吉祥物、镇器。

  女儿出嫁,即是母亲的喜日,也是母亲的伤心日。

  母女依依不舍。时间的长镜,已被母女二人拉开。

  在闪回的镜头里,那些相亲相爱、相互依偎的情感细节,也随着母女间的回忆,在一幕一幕的展开。

  在女儿即将出嫁的日子里,弓箭文化又再一次呈现出“不可抗拒”的力量。

  例如:《蒙古族婚礼歌》第五首《劝嫁歌》:

  母亲:

  南湖里的莲花哟,

  长成十九节的藕,

  在湖边出生长大的姑娘,

  如今已长到出嫁的时候。

  北湖栽的幼柳哟,

  已长成一颗大树,

  曾在树荫下玩耍的姑娘,

  已经到了该出嫁的时候。

  你若是一个威武的男儿,

  妈妈呀,

  让你佩带着刀剑去出征,

  你是一个佩戴镯环的人,

  妈妈呀,

  只能设下婚宴送你出嫁。

  你若是一个勇敢的男儿,

  妈妈呀,

  就让你挎上弓箭上征途,

  你是一个佩戴珠坠的人,

  妈妈呀,

  只能摆下婚宴送你出嫁。

  纯银,打造的那枚戒指,

  是姑娘手指上的好装饰,

  明天,就要出嫁的姑娘,

  是娶亲人家的一份荣誉。

  玛瑙,琢成的那枚戒指,

  是姑娘手指上的好装饰,

  明天,就要出嫁的姑娘,

  是娶亲人家的一份福气。

  ……

  通过这首《劝嫁歌》,我们可以看出:母性文化与弓箭文化,在《蒙古族婚礼歌》当中,已经形成了一种“珠联璧合”的关系。

  花轱辘的马车,就要将女儿送进婆家的大门,看着依依不舍的女儿,母亲只能通过这首《劝嫁歌》告诉女儿:男儿佩戴弓箭出征,女儿佩戴镯环出嫁,这就是男女不同的命运。

  这首《劝嫁歌》包含着三种关系,以“以南湖的莲花、北河的幼柳”衬托“人与自然”密不可分的关系,以“背挎弓箭出征、设下婚宴出嫁”衬托“男人与女人”的命运,以“纯银,镯环、玛瑙”等饰物,衬托女人的荣誉和福气。

  通过这些关系,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弓箭文化的穿透力是巨大的,在文字还没有普及的年代里,这种文化不是被淹没在波澜不惊的表层之下,而是以代代延续的口传方式,形成了蔓延的趋势,最终又像奔涌的激流,形成一片滔滔的文化大河,穿过整个蒙古草原,甚至渗入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劝嫁歌》如果出自其它民族,或许就是一首不尽的悲歌。女儿远嫁,或千里,或万里,母亲唱颂悲歌,也在情理之中。但这首歌,从蒙古母亲的口中娓娓而出之时,带给我们的却是这样的感觉:

  一、弓箭文化,与人之间没有任何间离的亲密关系。

  二、女子在缝隙中挣扎的轨迹,虽然依稀可见,却被“物我交触、天人合人”的生存意识所掩盖。

  三、在万物有灵的基础上,蒙古人以其天性中的平静、深沉、坚韧,战胜着悲怆时刻的一切哀荣,让人感觉不到母女分别时的过分哀伤,而是让每一个参加婚礼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沉醉于其崇高色彩的仪式当,而这一切,正是根植于蒙古民族心理深处的集体观念。

  ——蒙古文化.转载文章

  来源及作者:

 

  作者:额鲁特.珊丹

  转载自【蒙古青年】公众平台
 

  :mongoldoon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处!

  
 

  MONGOL公众平台联系方式:MONGOL公众平台联系方式:
 

  作品投稿.发布广告.商业合作
 

  
 

  业务电话:13947548590

  服务①:MONGOL991162
 

  服务②:mgl1978

  服务③:MONGOL116299

  电子邮箱:1507244142@qq.com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小编推荐文章:大爱婚纱摄影

婚礼致辞_新郎致辞_结婚致辞_婚礼新娘致辞_证婚人致辞-婚礼致辞网 Copyright @ 2011-2018 婚礼致辞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联系QQ: 88888888 邮箱地址:88888888@qq.com